青杏未老

等二十岁的我

十七岁那年抓住一只蝉就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
十八岁那年握住一只手就以为拥有了所谓永远
十九岁那年望见一片天就以为窥到了生活之眼
二十岁这年看到一个剪影与逆着光的某个侧脸

那是还未遇见的二十岁的我的脸
那是快要遇见的二十岁的我的脸

我想让二十岁的体温与雪花的体温碰撞
我想让二十岁的脉搏与泉流的脉搏共响
我想让二十岁的皮肤与大地的皮肤接壤
我想让二十岁的心脏与自然的心脏合唱

二十岁的我
要看到生活中的矛盾与不和
但长久温柔凝视的
是孩子美好的梨涡

二十岁的我
要明白世界上也有肮脏和丑恶
但长久珍藏的
是亲人殷殷的嘱托

二十岁的我
要看到纵然生命交接处有冷漠
但永不消烬的
是挚友相爱的炉火

二十岁的我
要明白人生方向选择总有很多
但长久不忘的
是心中信念与执着

二十岁的我
要是橙色
像黑夜里的小桔灯
亦像雪山下的向日葵
也要是雪白
像布达拉宫上的一片雪花
亦像雪花深处的一朵雪莲

至于那个他
会出现在我二十岁的生命里吗

我只顺便等等他
我一直在等的都是我
现在在等的是二十岁的这样的我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