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杏未老

坐在医院大厅里等化验单的时候,才觉得真的什么都没有健康重要了,健康了就可以去滑雪去冲浪,健康等于生命有一万种可能,也许这一万种可能一个健康人不可能都去实践,但最起码有这种可能就觉得很棒。今日阳光那么好,本来可以去和知己好友约见相谈,载歌载舞,然而所有的光都凝成了安静的困守,艾条的味道是暖而伤感的,像是褪了色的一面老墙,执拗而默然地困住了人,做出对峙的姿态。明明知道所面临的是等待,却又像什么也没面临,因为空气中有茫然的味道,那久远的,来自记忆的,却又是最新的,在生命深处的老细胞中分化出那种茫然。最远最远的追溯,忽然让人想起天地洪荒,我在无限的经纬里落在一个点上。背靠阳光,觉的自己就要化进去。从来困顿不安都与光芒对立,我在对立的矛盾与冲淡边缘,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要做什么,我却只是懒懒地,不想动弹。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