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杏未老

午日随想

雪化得悄无声息

曾经绒绒的六只触手都伸进了泥里

于是大地被挠触得酥酥地

轻抖下惺忪的睡意


我剪下花枝

只为拼贴出一丝画意

春天在未满的枝头蜷伏藏匿

像是一种心情未舒的隐迹


为自己幻想了一千个将要遇见的你

只是在午后的日荫里

隐隐听到你的足音

世界这时成为云岚里的幻影


我只是懒懒地

眼睛半睁半闭

懒懒地

看着半虚半实的你


评论(2)

热度(2)